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寡婦歡樂多
寡婦歡樂多

寡婦歡樂多

「哇!多棒的胴體啊!」我望著電腦畫面里的裸體寡婦,不由自主地便發出了驚嘆聲。
沒錯,小寡婦她那身白膩的肌膚是相當誘人,任何人看了,都會被吸引住。
我用針孔攝影機偷看著李悅容,心中被此美體迷惑,不停悸動,最近連晚上作夢都會夢到。
炎熱的夏天,最敏感的是那些女人們,尤其是正值年華,青春四射的二十多歲的少婦們,換上夏裝,一條短褲露出那支雪白細嫩的大腿來,不知勾去了多少男人的靈魂。
李悅容,是位十九歲的少婦,渾身散發出一股誘惑,她全身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
美中不足的是,剛結婚不到一年,上個月就死了丈夫。
不過近來,她嬌美的臉蛋兒又整天笑吟吟的,說話露出一對酒渦,男人見了都為她著迷。
在一個週末的下午,這天母親不在,李悅容新買了一件嫩黃色的露背裝,一條短短的窄裙,穿在身上之后,她對著鏡子自己看了又看,覺得十分滿意。又把頭髮扎了一個馬尾型,顯得輕快活潑。李悅容在鏡子前來回走了幾步,覺得這件黃色的上衣,十分好看,因為衣服質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點不配合李悅容又把上衣脫下來,想要重新換一件乳罩,當她把乳罩脫下來時,那一對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覺心醉。
李悅容暗想,從前每次和丈夫在一起,他們接吻時,丈夫總是喜歡用手在這一對乳房隔著衣服和乳罩揉弄一陣,如果不穿內衣,這一對乳房讓「他」撫摸,一定會更舒服。
有了這個奇想,李悅容就把乳罩丟在一邊,挺了挺胸部,走了兩步,對著鏡子一看兩個奶子上下晃動,特別有動感。李悅容微微一笑,露出一股驕傲之色,她對于自己的美感到很滿意,穿上了這件黃色的露背裝,里面也不戴乳罩,又穿上短裙,里面三角褲也不穿,套上了一雙低跟涼鞋,她又對著鏡子再看了看,得意的一笑,心跳加速中,覺得全身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準備好了之后,她卻走出了家門,拿出鑰匙打開了隔壁公寓的大門……
一個月前,天氣走進炎熱的夏天。
某個午后,李悅容及我二人一同送她丈夫到臺北車站,她丈夫被派到左營受訓,雖然她丈夫和李悅容還在蜜月期,但是部隊的命令是早就安排好的,婚假只能等以后再補了。
我當時是李悅容丈夫的副隊長,爪人部門二把手,從在離島任職之后,我對異性產生了相當大的興趣,尤其是看到成熟的女人,更是敏感。
之前就常聽人說李悅容如何的風騷,這次終于親眼見到本人,果然覺得名不虛傳,整個人走路都帶著一種淫蕩感!
第一次見面就喊我大哥,聲音媚得能擰出水。
看著男人的眼神好像在引誘男人一樣,我幫她拿東西時,還被她有意無意地摸了一下屁股,弄得我當場火起,真想按倒她就幹。
我在這次看到李悅容后,對李悅容便心存幻想。
最奇妙的就是,她丈夫居然在第一個禮拜就被人帶去酒店,還死在嫖妓的床上!
艦隊部第一件事就是把事情蓋住,反正海軍年年都死人,大家也不奇怪。
之后幫老闆開完軍紀檢討會、參加完很不光彩的喪禮、無數次的家庭訪問、作假資料,處理完狗屁倒?的事情。
奇妙的是,沒有人被處分……神奇的海軍!
成為寡婦的李悅容,她的聯絡方式、住的地方,我因為職務之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問她,甚至常常打電話以安慰的名義對她偷偷調情,她的行蹤我瞭如指掌。
處理完丈夫頭七后,她搬回了娘家住,我是第一個知道,然后我立刻就到李悅容家公寓的隔壁租了套房,對她則是宣稱,以前和她丈夫是過命的交情,一定要就近照顧她一陣子──但這事我沒讓部隊的人知道。
因為我相信──朋友妻,偷偷騎,友妻很高興,沒人會生氣。
在段這期間,我也做了一些事前準備,她家的鑰匙、偷拍的針孔一應俱全。
同時,我也見到她的母親,同樣是寡婦的林云雅,她是已近四十的人,可是一點都看不出來,臀部肥美肉感,乳房沈甸甸的、面容標緻,像是一位三十多的熟女,初見面我還以為是李悅容的姐姐。
尤其那對美臀,時常勾的我火起……
和李悅容以及她母親打了一陣子交道之后,我故意讓她覺得我都飲食不正常,果然如我所料的,她開始請我到她家一起吃飯,還認我當干哥,看來她也不是甚么貞潔的女子。
登堂入室之后,每次我到她家里去,總是故意穿著貼身的彈力短褲,在她們母女倆面前盡情勃起,挑逗著她們,是我的樂趣。
升級成「干媽」的林云雅,每次發現時,總是微皺著眉頭,好像避嫌一般的躲開。
這卻是方便了我和小寡婦的獨處!
李悅容的手里有著我家的鑰匙,是我之前給她的,因為我故意讓她看到家里很亂,她果然主動要幫我整理。
之后我就藉各種機會,故意在她面前裸體……或是露出大肉棒。
從我有意的讓她知道,我習慣裸睡,讓她別直接進我房間,因為我睡得很死之后,她果然就不安分起來……
有時她來的整理時候,我常常假裝午睡中,開始的時候她會藉故要叫醒我,試探了幾次之后,發現真的叫不醒之后,她就放肆了起來!
一開始還只是坐在床邊,用手在手臂和胸口結實的肌肉處撫摸,慢慢地就開始摸大腿和小腹。
有次我看著她的裸體打完手槍后,故意射在浴巾上,然后偽裝成夢遺的樣子──這天,她果然忍不住撫摸了我的陰莖!
事后看偷拍的畫面,李悅容甚至舔了我的精液!
當天的晚餐,她好像無意的跟我聊起夢遺的話題。
我也很配合的,假裝不小心告訴她,我常常會這樣。
兩天之后,她就一邊在我床上自慰,一邊主動的把我的陰莖含到嘴里……讓我夢遺了。
久了以后,每次她看到我時總是面上潮紅,因為她眼前的不是干哥哥,而是一個每天在睡夢中,讓她邊自慰邊口交的男人。
這天,又到了吃飯時間。
我看完李悅容穿上內衣又脫掉的一幕,就知道連日來我對她的挑逗勾搭有成。
此時她要來了,我連忙脫掉衣褲,光熘熘的躺在床上裝睡,只在勃起的陰莖高舉的下半身處蓋上一條薄浴巾。
聽見開門聲響,我連忙閉眼裝睡。
「大哥,可以吃飯了。」李悅容嬌聲細語的在我門口叫著。
我沒有應聲。
李悅容發出輕輕的一聲蕩笑,開門走了進來。
她第一個動作就是按下床頭的鬧鐘,因為沒有鬧鐘響,我是很難叫醒的。
接著她一屁股坐到我的床上,一伸手就握住勃起的陰莖,小手不斷揉動,另一只手則抓著我的手掌,往她的下體摩擦。
我臉上微微皺眉,嘴里發出呻吟。
看到我的表情,李悅容愉快的輕笑,然后俯身到我的耳邊,舔著我的耳朵,唿氣如蜜。
「大哥難過表情真好看……,這樣舒服嗎?」
「大哥,妹妹又來吃你的肉棒了……」
等到我射精之后,李悅容才打開我的鬧鐘,坐在我的床頭,直到鬧鐘響起。
「……悅容,你來了阿。」
「我才來了一下,大哥你睡好熟。」
「嘿嘿……不好意思,我好像又……那妳先出去一下,我穿個衣服。」
我熟練的裝作發現自己又「夢遺」了。
李悅容媚笑著走出房門,等我穿上短褲和彈力背心才一起到她家去吃飯。
「嗯!伯母不回來吃嗎?」我到她家餐桌邊等邊問。
「她今天去親戚家了,要晚點才回來。」李悅容邊端著飯菜邊說。
我感覺今天有戲!機會到了!
李悅容在端飯菜走到餐桌時,胸前兩粒大乳房跟著走路時一顫一顫的。
當她彎腰放菜時,正好和我面對面,她今天穿的又是淺色的露胸家常服,距離又那么近,把肥大的乳房赤裸裸的展在我的眼前。雪白的肥乳、鮮紅色的乳頭,真是耀眼生輝,美不勝收,看得我全身發熬,下體亢奮。
李悅容好像完全沒有察覺,又去端湯、拿飯,她每一次彎腰時,都對我露出美乳,我則目不轉睛的注視她的乳房,等她把菜飯放好后,盛了飯雙手端到我面前。
「請用飯。」
我故意裝作沒聽到,只是直勾勾的看著她的胸部。
李悅容說完,卻沒見我伸手來接,甚感奇怪,頭就看見我雙眼注視著她的酥胸,再低頭一看自己的前胸,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的面前,被我看個過癮而自己尚未發現。
現在才知道我發呆的原因,原來是春光外洩,使得李悅容雙頰飛紅,芳心噗噗跳個不停,全身火熱而不自在的叫「大哥!吃飯吧!」
「啊!」我聽見寡婦又嬌聲的叫了一聲,才裝作回過神來。
男女二人各懷心事,默默的吃著午飯。
飯后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小寡婦收拾妥當「悅容,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什么問題?大哥。」李悅容嬌聲應到,然后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丈夫走了很辛苦吧!委曲你了!悅容。」我說罷移坐到她身邊,拉著她雪白的玉手拍拍。
李悅容被我拉著自己的小手,好像不知所措「大哥,謝謝你關心我。」但實際上,她的手卻在我的掌心摩擦著。
我一看寡婦嬌羞滿面,媚眼如絲,小嘴吹氣如蘭,身上發出一股女人的肉香,忽然覺的很興奮,真想抱她,但是還不敢妄動。
「悅容,丈夫走后,你習慣嗎?」
「大哥,你沒結婚吧,很多事你不懂……」
「不懂才問啊。」我不等寡婦說完就說。
「多羞人啊!我不好意思說。」
「悅容!你看這里除了我們兩人外,又沒有第三人,說給我聽嘛。」說完走過去在她臉上輕輕一吻。
李悅容被我吻得臉上癢癢的、身上酥酥的,雙乳抖得更厲害,陰部也不知不覺中流水出來,于是附著我的耳根上嬌聲細語「大哥,您叫我守寡怎么受得了,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我也需要……」以下的話,她嬌羞得說不下去了。
「需要什么?」我問道。
李悅容臉更紅了,風情萬種的白了我一眼「就……就……就是……是那個嘛。」
我看著寡婦風騷的樣子,陰莖一下子硬了起來,把褲襠頂得老高。
這一切沒逃過坐在旁邊的寡婦的眼睛,看著男人鼓起的褲子,她不由得低下頭,心靈深處卻想再看一看,這時她覺得好熱,尤其是陰部更是熱得快溶化了一般,充血的陰唇漲得難受,淫水加快地往外流,由于沒穿內褲,從薄薄的裙子表面表面上看以可以看出一點濕潤,隱隱約約可看到黑黑的一團。
此時我假裝為了掩飾自己的異樣,不安地扭動,卻是故意讓陰莖挺的更大,當我好像不經意的低下頭,看見寡婦濕潤的胯間,眼睛勐地一亮,眼睛再也移不開了,越來越濕的裙子,已經可以看到兩片肥嫩的陰唇了。
我對著李悅容的雞巴翹得更高、變的更大了。
我唿吸變得急促起來,放肆的說「悅容……,我知道了!原來是……哈……哈……」
李悅容看著男人越來越大的肉棒,心想「大哥的肉棒真大!這么大,比丈夫的還大多了,我以前看見時怎么沒特別感覺?不知道給這么大的雞巴插是什么滋味……」
想到這,她更興奮了,不由得站了起來作勢要打,嬌聲道「大哥你好壞,敢欺負寡婦,看我不打你這壞大哥……」
不知是被拌一下還是沒斷站穩,忽然李悅容整個人撲到我身上,濕濕的陰部正好頂在我隆起的地方。男女都勐地一顫,像觸電一般,一種從來未有過的快感使得她渾身無力。
「快……扶我起來,壞大哥……」李悅容一邊嬌喘一邊無力的說。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不行!你這壞大哥。快嘛……快嘛……」
李悅容邊說邊撒嬌的亂扭身子,使得自己濕濕的陰戶不斷地在我的大雞巴上磨擦,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來。她的陰戶越來越熱、兩片陰唇越來越大,像一個饅頭一般高高的鼓起,淫水越來越多,不但把自己的褲子搞濕,連我的褲子也沾濕了。
「好……我扶你……」
我握住她的腰,雙手用力,卻不是扶她,而是像做愛一樣,肉棒隔著貼身的彈力褲,用力頂撞著她的性器。
男女的性器隔著簿簿的一條褲子不斷的磨擦,李悅容媚眼如絲
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將雙手變動一下,飛快的把寡婦的衣裙拉開,一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手握住柔嫩的乳房摸揉起來,嘴里說道「好妹妹!我來替你解決你的需要好了!」
寡婦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一雙碩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雪白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艷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艷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矣。
李悅容除了丈夫外,還是第一次被別的男這樣的摟著、摸著,尤其現在摟她、摸她的又是自己平常喊大哥、還給他吃肉棒的男人,從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體溫,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顫抖。
李悅容嬌羞無力的抵抗著「大哥!不要這樣嘛……不可以……」
我不理她的羞叫,順手先拉下自己的褲子,把亢奮硬翹的大陽具亮出來,再把她軟軟的玉手拉過來握住。
「好妹妹!快替我揉揉,妳看小哥哥他已經快要爆炸了。」
另一只手毫不客氣的插入寡婦裙底,摸著了豐肥的陰戶的草原,不多不少,細細柔柔的,順手再往下摸陰戶口,已是濕淋淋的,再捏揉陰核一陣,潮水順流而出。
李悅容那久未被滋潤的陰戶,被我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難當,再被手指揉捏陰核及摳陰道、陰核,這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使她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爽是五味俱全,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連握住我大陽具的手都顫抖起來了。
不管她如何的叫,我是充耳不聞,勐的把她抱了起來,往她房里走去,邊走還邊熱情的吻著她美艷的小紅唇。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李悅容縮在我的胸前,任由擺佈,口中嬌吟「壞大哥……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喔……」
我把她抱進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緊張沖擊著她全身的細胞,她心中多么想男人的大雞巴插入她那久未滋潤的小穴里面去,可是她又害怕丈夫過世不久,她就和男人通姦是傷風敗俗的行為,若被人發覺如何是好?但是在小屄酸癢難忍,須要有條大雞巴插插她一頓,使她發洩掉心中如火的慾火才行。
管他傷風敗俗,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義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貞在后。
她想通后就任由我把她衣物脫個精光,痛快要緊呀!我像饑渴的孩子,一邊抓住寡婦的大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擺動。
李悅容感到如觸電,全身癢得難受,我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輕哼「喔……喔……壞大哥……癢死了……喔……你……真會弄……」我受到寡婦的夸獎,弄得更起勁,把兩個奶頭捏得像兩顆大葡萄一般,但就是不碰她下面。
「好妹妹、小寡婦,你這胸好美,是不是很想大哥摸?」
李悅容被逗得氣喘噓噓、慾火中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壞大哥,別再弄寡婦妹妹的胸了,妹妹下面好……好難受……」
我聽到李悅容淫浪的聲音,像母貓叫春一般,心中想「沒想到喊妳寡婦原來讓妳這么淫蕩。」
「小寡婦,我下面也好難受,你也幫我弄,我就幫你弄。」
說著也不等李悅容答應,就來個69式,讓自己的大雞巴對著李悅容的小嘴,自己則低下頭,用雙手扳開小寡婦的雙腿仔細看。
只見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一條像發面一般的鼓鼓肉縫,一顆鮮紅的水蜜桃站立著,不停的顫動跳躍。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濕了。
我把嘴巴湊到肛邊,伸出舌頭輕舔那粉紅的折皺。
舌頭剛碰到粉肉,李悅容勐的一顫「別……別碰那里,壞大哥……妹妹沒叫你弄那兒。」
「好寡婦,那你要我弄哪兒?」
「弄……弄……前頭……」
「前頭?前頭什么地方?」我故意問。
「前頭……前頭……就……就是寡婦的小屄嘛,你這壞大哥。」李悅容嬌淫的道。
「好寡婦,你快弄我的小哥哥,小哥哥舒服了,我就幫你弄小屄。」說完,就把嘴對著寡婦那豐滿的陰唇,并對著那迷人的小屄吹氣。一口一口的熱氣吹得寡婦連打寒顫,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我乘機托住豐臀,一手按著屁眼,用嘴勐吸小屄。李悅容只覺得陰壁里一陣陣騷癢,淫水不停的涌出,使她全身緊張和難過。
接著我把舌頭伸到里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癢。
李悅容只覺得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小屄湊近男人的嘴,好讓他的舌頭更深入穴內。李悅容從未有過這樣說不出的快感,她什么都忘了,甯愿這樣死去,她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啊……噢……癢……癢死了……」
「壞大哥……啊……你……你把寡婦的騷屄……舔得……美極了……嗯…………啊……癢……寡婦的騷屄好……好癢……快……快停……噢……」
聽著寡婦的浪叫,我也含含煳煳「小寡婦……騷寡婦……你的小屄太好了。」
「騷寡婦,我的雞巴好……好難受,快幫我弄……弄……」
李悅容看著我的大雞巴,心想「大哥的雞巴真大,恐怕有十七、八公分吧!要是插在小屄里,肯定爽死了。」禁不住就伸出兩手握住。
「啊……好硬、好大、好熱!」她不由得套弄起來。
不一會兒,我的雞巴變得更大了,龜頭足有鵝蛋大小,整根雞巴紅得發紫,大得嚇人。
由于我雞巴受到這樣的刺激,使我像瘋了一般,用力的挺動著配合寡婦的雙手,自己的雙手則用力的抱著李悅容的大屁股,頭用力的埋在李悅容的胯間,整張嘴貼在陰戶上,含著她的陰蒂并用舌頭不停得來回涮著。
李悅容的陰蒂被弄得膨脹起來,比原來大兩倍還不只。
李悅容也陷入瘋狂,浪叫「啊……啊……壞大哥……寡婦……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嗯……嗯……嗯……」我也含著寡婦的陰蒂含含煳煳的應道。
這一對淫亂的男女忘了一切,瘋狂地迎合……
勐然間,幾乎是同時叫了起來「啊……」同時高潮了。我的精液噴了李悅容一臉,李悅容的淫水也弄的我一臉。
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寡婦的陰戶,躺到李悅容的懷里休息了一會,頭看著寡婦帶著滿足的笑容、并沾著自己精液的臉。
「小寡婦,舒服嗎?」
李悅容看著男人滿臉興奮的臉,輕輕的點了點頭說「舒……服。」
又拍了我一下「大哥好壞,小寡婦好難聽。」
看著這寡婦嬌羞的模樣,我忍不住又把她壓在身下,李悅容無力的掙扎了幾下,風騷的白了我一下「壞大哥,你還不夠嗎?」
我看著寡婦的騷樣,心中一蕩,雞巴又硬了起來,頂在李悅容的小腹上。
李悅容一下就感覺到,吃驚的看著我「你……你怎么又……又……」
看著寡婦吃驚的樣子,我很得意「它知道小寡婦沒吃飽,想請寡婦的嫩逼吃個飽!」
聽著過世丈夫的好友講出這樣淫亂的話,李悅容覺的非常得刺激,唿吸急促,臀部頻頻扭動,眼睛放出那媚人的異彩,嘴唇火熱,穴兒自動張開,春水氾漤,好想讓人幹。
她嬌淫的說「那就讓寡婦的小洞,嚐一嚐大哥的大雞巴!」
說完李悅容一只手握住我的大雞巴移近自己陰戶,一只手分開自己的陰唇,然后一挺腰,「滋」的一聲,我的大雞巴終于進到了寡婦的陰戶內。
「啊……」男女兩都忍不住叫了起來。我覺得陰莖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
「好爽……寡婦的肉穴真好。」
「壞大哥,你的雞巴真大,寡婦從來沒被這么大的雞巴幹過。太爽了。」我熱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緊緊的摟著我的頭,丁香巧送。
李悅容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陽具更為深入。
我也就勢攻擊再攻擊,拿出特有的技巧,勐、狠、快,連續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響聲不絕。
不久,李悅容又樂得大聲浪叫「哎呀……冤家……壞大哥……你真……會幹……我……我真痛快……大哥……會插穴的壞大哥……太好了……哎呀……大哥……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
同時,扭腰挺胸,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玉臀在左右擺動、上下拋動,婉轉奉承。
我以超強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
幹得李悅容嬌媚風騷、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男人的陽具都塞到陰戶里去,她的騷水一直流不停,也浪叫個不停。
「哎呀……大哥……我親愛的大哥……你幹的我……舒服極了……哎呀……插壞了……」
「大哥……嗯……喔……唔……我愛你……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不分開……」
「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壞大哥……寡婦被你幹的爽死了啊……用力幹……把寡婦……插爛……」
李悅容的兩片陰唇,一吞吐的極力迎合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男人的胸前和背上亂抓,這又是一種刺激,使得我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又狠。
「騷寡婦……我……哦……我要幹死你……」
「對……幹……幹死……騷寡婦……啊……我死了……哦……」李悅容勐的叫一聲,達到了高潮。
我覺得小寡婦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雞巴,忽然用力的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龜頭頂住小寡婦的子宮,然后把一股火熱的精漿射向子宮深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