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酒店服務員阿美
酒店服務員阿美
總欄目 > 綜合專區 > 都市激情
酒店服務員阿美 初次發文,文筆不是很好,大家莫怪,將就著看吧。下面要分享是本人的初戀,雖然用的都是化名,描述方面經過了藝術加工,但卻是真實經歷的。雖然后來我們分手了,但到現在我還想著她,只是不知道她現在何方,失去了聯系。寫這篇文章,只是為了表達對她的思念。

  07年4月份,經朋友介紹,我在東莞南城區一家星級酒店上班,因為宿舍離酒店比較遠,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酒店有中巴專車接送。我就在酒店旁邊租了個套房,一房一廳一個陽臺一個衛生間兼浴室,除了一大一小兩張空床外什么都沒有,一切生活用品自備,每個月還要五百大洋。

  我在酒店的美容、足浴休閑中心做領班,上班時間為早班早上九點半到傍晚六點半;夜班傍晚六點到凌晨兩點,每半個月換一次。畢竟是酒店,女孩子總是比其他地方多,休閑中心的服務員和按摩技師、美容師加起來多八九十個,其中廣西的有十幾個。

  10月底,我帶的這個班新來了一個女服務員,叫阿美,來自廣西桂林,個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幾的樣子,臉小小的,看起來很干凈,讓人看起來感覺很舒服。她很開朗很愛笑,笑起來眼睛幾乎咪成一條線,很可愛。

  休閑中心不時會來一些外國人士,由于我會一點點英語,這些女孩子要去為這些客人送茶水、點心的時候基本上都會請我幫忙,我又很好說話,所以跟這些同事關系都很不錯。她們知道我在外面租房子后,夜班下班后阿美和也是來自廣西的男同事徐軍,女同事小燕、小珊經常到我那里去通宵打牌,天亮才回宿舍睡覺。漸漸的,我了解到阿美比我小六歲,有個男朋友在常平上班,她是經男友的表嫂介紹進這個部門的。由于男友管的很嚴,對她也不是很好,讓她很難受,阿美和男友在12月初分手了……轉眼就到年底了,天氣也變得冷起來。這天凌晨下班后照例又去我那客廳打牌,五點多的時候阿美接了個電話,很快在電話里吵了起來并哭了。原來,這兩個月以來,她前男友不停的騷擾她,還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話。難怪她上班時有時眼睛也是紅紅的。發生了這樣的事,牌自然是打不下去了,不過當時天還是黑蒙蒙的,酒店要到七點才有車回宿舍。小燕就提議出去散步,就當是鍛煉身體。阿美明顯情緒不是很好,沒什么興趣,就說:「我不想去,你們去吧。我在龍哥這里玩一會電腦。」我呢,懶蟲一條,更不會出去了。于是,就只剩下我和阿美兩個人了。當時我也沒有什么趁虛而入的念頭。電腦被阿美占著,我也沒進房間,就在客廳里電腦旁邊的小床上睡了。

  或許是由于身邊有個女孩子,睡不踏實,睡著睡著忽然就醒了,睜眼一看,才七點,天還沒全亮。阿美呢,趴在電腦桌上睡著了。我怕這樣睡覺很辛苦。我就叫醒她:「阿美,要不你也到床上來睡?」也不知道是我平時人獸無害的表現給了她信心,還是迷迷糊糊的沒清醒,她還真上來了,當然,衣服沒脫。可能是由于情緒波動比較大,感覺疲倦吧,她很快就睡熟了。這下我反倒糾結了:到底是禽獸呢,還是禽獸不如?這是一個問題。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沒下手,時機不好。只是在她無意識靠過來時隔著衣服握著了她的大咪咪一下,我嗅著少女的幽香慢慢睡著了。

  下午我醒來的時候她正在用電腦看電影,被窩里全是她的味道,我忽然就對她動了心,覺得找她做女朋友也不錯。她見我醒了,笑了笑,喊道:「龍哥,這么能睡。還不起來,快上班了。」從表面上我也看不出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便隨口應了一句:「還早呢,你怎么起這么早。」經過這么一段,我和她之間變得微妙、曖昧起來。

  到酒店食堂吃飯上班的時候,小燕、小珊她們望著我們意味深長的笑了,不過也沒說什么。從那時起,我下意識的追逐著阿美的身影,不自覺地找機會接近她。可能她也對我有好感,到了情人節那天,她終于成了我的女人,我的初戀女友。

  酒店春節期間也是不停業的,因為要上班,我們也就都沒回家過年。08年2月14日,是農歷正月初八,剛過完春節,喜氣還十足。那天我們這個班上早班,恰好我輪休。當時也沒什么計劃,想著反正第二天不用上班,13號晚上就玩電腦玩了個通宵,等到阿美下班后一個人過來的時候我還在床上睡覺呢。為了玩電腦方便,我一般都是睡在客廳電腦旁邊的小床上的。因為比較熟了,給她開了門后我就又鉆回被窩去了。她就坐在電腦桌前的椅子和我聊天。她說小燕她們出去逛街去了,她不想去,又不想那么早回宿舍,就過來找我玩了。

  那天比較冷,聊著聊著,我對她說道:「阿美,你也坐上來吧,天這么冷。

  蒼天作證,我當時真沒什么歪念頭。

  「不用了,我沒事的。」

  「坐上來暖和一點,我不會動你的,你還不相信龍哥么?」聽我這么一說,這次她就沒堅持,就坐上來了,我把被子分給她一半,還好我當時買的是兩米一寬的被子。接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忽然她問我:「龍哥,今天是情人節耶,有沒有送花給女孩子啊?」「沒有,你今天收到幾朵玫瑰啊?」「一朵都沒有。我長得這么丑,哪有人會送花給我。」「不是吧,那些男人這么沒眼光?這么漂亮的女人都沒花收,沒天理了。」「龍哥別笑我了。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好?」我突然沖動了起來:「我覺得你很好啊,真的!阿美,你做我女朋友吧?」阿美顯然沒有心理準備,有點不知所措:「龍……龍哥……」「阿美,做我女朋友吧!」我臉色認真地看著她。

  「龍哥,你就不在意我的過去嗎?」

  「阿美,沒有更早的認識你,是我福分不夠。但是我希望今后的日子里都能陪在你的身邊,我會好好對你的!」這次她想了一會,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在我的再三請求下,她留了下來,再一次沒回宿舍。

  關了燈,脫的只剩下內衣,我抱著她躺在床上,問了句:「可以嗎?」她背對著我,沒說話,只是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咪咪上,我知道她同意了,于是隔著乳罩摸著她的咪咪,她的咪咪很大,我不會算什么罩杯,只知道算是巨乳。摸了幾分鐘,覺得乳罩礙事,我就把手伸到乳罩下面去了。她嘴邊逸出一聲明顯情動的嬌喘。我把她的手來拉過來握住我那早已站起來的小弟弟上面。我繼續向她的下半身進攻,她不斷發出呻吟,很快我就忍不住了,飛快地脫去了自己的底褲,她也順從地蜷起雙腿讓我褪下了她的內褲,不過乳罩我笨手笨腳的解了好久都沒脫下來。最后還是阿美看不下去了自己動手解的。我把阿美翻轉姿勢仰臥,趴在她身上,把小弟弟對準她的陰道門口,用力捅啊捅啊,怎么也進不去,總是從陰唇邊上滑過。于是我用左手扶住小弟弟,兩只手指分開陰唇,結果小弟弟都擠疼了還是沒進去。阿美又好氣又好笑:「老公,你怎么這么笨呢?」最后還是她自己用雙手把陰唇向兩邊分開,我扶住小弟弟用力一挺,這才進去了。才剛進去,敏感的龜頭受到柔嫩陰道的刺激,結果馬上泄了。我趴在阿美身上,一動也不想動。

  「老公,你射了?」

  「嗯……」尼瑪,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的第一次就這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結束了!

  阿美抱著我,拍了拍我的背,沒說什么。

  「老公,黏黏的好難受,我們去洗一洗……」過了一會,阿美用手指捅了捅我的胳膊。

  我吻了吻阿美的嘴:「好,一起洗。」

  我們裹著被單來到浴室,還好浴室在室內,不然非被凍死不可。打開,趁著熱水器煮水的這會兒,我看著赤身裸體的阿美。燈下看美人,越看越醉人。阿美見我看過去,羞澀的捂著要害。只見兩只乳房就像倒扣的海碗,白白的,又挺又翹,讓我忍不住就想抓住狠狠的搓狠狠的揉。兩個大白滿頭往下是腰部,阿美有點小肚腩,摸上去軟軟的,我也喜歡,我不喜歡太骨感、摸起來完全沒有肉感的女人。小肚腩下面是一片黑森林,黑森林中有條令人銷魂蝕骨的小溝,君不見古往今來,有多少英雄豪杰就毀在這條小溝中。阿美的屁股很大,而且很挺,不會下垂,從表面上實在看不出來她較小的體型有如此好的身材,撿到寶了!我不由得看癡了……「老公,水開了,我先洗。先幫我拿著頭發,免得一會弄濕了。」阿美轉身背對著我。

  「我幫你洗。」看著阿美的大屁股,我不由得心癢癢起來,左手拿著她的頭發,右手沾了點沐浴露,就在她的屁股上來回游走。

  「唔……不要……老公……不要……」她搖擺著肥臀,嬌喘著。

  我沒理她,繼續撫摸著她的屁股,不時捏一捏,看著它在手中不停變換著形狀,小弟弟又硬了起來。右手越來越用力,拇指不時刮下菊花,中指則由股溝向前滑去,輕探蓬門。

  「老公,別搗亂。你這樣我怎么洗嘛?」阿美陡然雙腿用力,夾住我作怪的手,關掉花灑嬌嗔道。

  「呵呵……」我抽出右手,放下左手的頭發,從后面抱住她,雙手扣住她那碩大的咪咪,喊著她的名字:「阿美……」「老公,怎么了?」「沒什么,我只是高興。我很高興能遇見你。來,我幫你洗……」我學著電影上的鏡頭吻了吻她的耳朵,下身順勢向前挺了挺,讓她的大腿和臀瓣夾住我的小弟弟。

  「老公……」阿美顯然也是動情了。

  我心中欲火越燒越旺,呼吸開始變重,放開阿美的大咪咪,上半身向前壓了壓,阿美便默契的彎下腰,雙手扶在坐勢馬桶蓋上,那翹臀向上撅起。只見白白胖胖的兩瓣屁股中間,一條粉紅的小溝若隱若現,十分撩人。小溝及下方的黑森林沾滿了露水,也不知道是熱水還是剛分泌出來的甘露。我哪里還能忍得住?我扶著小弟弟對準那粉嫩的陰唇,雙手搭著她的大腿,用力一挺下身,「叭……」的一聲,小腹撞在肥臀上,借助燈光,加上之前的經驗,進洞一次成功。頓時我只覺小弟弟被溫暖滑膩包裹著,那感覺,全身一陣激靈,差點又一泄如注。

  還好剛發射不久,這次頂住了。

  「唔……」阿美的嬌軀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

  我站在那里,享受著小弟弟在陰道內的快感。見我許久不動,阿美搖了搖屁股:「老公……」我開始用力抽插起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操她!操她!狠狠操她……」好像插的越深越表明我愛她。阿美讓我起了很強的征服欲望!

  「呀……老公……輕點……疼……慢點……哎呦……慢點……」阿美顯然沒想到我會突然發力,陰道里面甘露不是很多,還略顯干澀,讓她感到了不適,嘴里不由得呻吟起來。不過很快由于淫水的分泌,有了潤滑,沒有了干澀感,她開始愉悅起來:「唔……嗯……啊……啊……」雖然努力壓抑著,但從嘴邊逸出的聲音還是越來越響。

  急速的抽插很快就讓我略顯疲倦,于是我放慢了速度,把小弟弟狠狠一頂,停在陰道里面慢慢聳動,把阿美拉了起來,緊緊抱住她,讓她的大腿和兩瓣大屁股用力夾住小弟弟,雙手則放在她碩大的咪咪上不停抓揉。阿美按住我的手,嘴里不停地發出細微的呻吟,把屁股用力的向后頂,以便讓我的小弟弟能更加的深入……「感覺怎么樣?」我吻了吻她的側臉。

  「沒什么感覺……」阿美把我的手按在雙乳上,嬌笑著說,不過用力向后頂的屁股明顯暴露的她的口是心非。

  「好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緊摟住她,把小弟弟以斜向上的姿勢慢慢往前抽插,沾滿淫水的陰莖在抽插過程中還能受到阿美大腿及屁股腚的摩擦,別有一番快感。

  「咯咯……」阿美只是輕笑著不說話,卻配合著我的動作不停把屁股前抽后頂,很快嘴里又發出了斷斷續續的細微呻吟:「嗯……老公……嗯……嗯……」阿美撩人的呻吟聲,一波一波傳來的快感很快讓我感覺小弟弟簡直硬爆了,再次壓下阿美的上半身,我雙手扶住她的腰,下身用力的聳動起來,每一次用力頂到陰道最深。「叭……叭……叭……」浴室里很快響起了小腹跟屁股撞擊的聲音和狂風暴雨般猛烈攻勢下阿美漸漸高亢的、時有時無的呻吟。

  快速抽插了一百多次后我漸漸有了要噴射的感覺,于是更加用力的聳動小弟弟。陡然,我雙手搭在阿美的大腿根部死死的向后拉,同時下身用力向前頂。無數生命精華勢不可擋地向陰道深處灌注……精華噴發的這幾秒中,我大腦一片空白,只感覺仿佛魂兒出竅,在空中飄啊飄啊……阿美顯然感受到了陰道深處這股滾燙的洪流,突然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身子一軟。她這么一動,那因為射精變得無比敏感的龜頭受到陰道的摩擦刺激,我頓時只覺得全身發軟,酥到骨子里去了,再也站不住了,順勢壓在阿美背上……沖涼的時候我還不停的以幫她擦背為名,上捏下摸,大吃豆腐,惹的阿美嬌嗔不已。結果在浴室里待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煤氣。

  悲哉,中國!你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有人認識這位美女嗎?

  嘗過禁果了,奔騰的欲望就像那脫韁的野馬,拉也拉不住。每天都我欲求不滿地要跟阿美做愛,阿美體內也不知道灌注了我多少精華。由于我不喜歡戴套,特地去網上找了安全期的計算方法,并有意識的學習一些性愛技巧,戰斗持久力不斷上升,從開始的十幾分鐘,二十分針,逐漸到后來一個半小時,經常整的阿美不斷求饒。肆無忌憚的做愛,過多精華的噴發,很快讓我感到腳軟,這才讓我有所收斂,開始注重做愛的品質而不是數量。

  可惜的是無論我怎么要求,哪怕是在她不方便的是百般挑逗她,阿美都不肯幫我口爆,連后門都不讓碰,只肯讓我用兩只大咪咪之間深深的乳溝。(完)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直到失去以后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不顧一切把她留在身邊絕不放手。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完】